春聯飄香意韻濃
時間:2018-02-27 來源:電力作家協會 作者:劉靜

  宋代王安石有詩云:“千門萬戶瞳瞳日,總把新桃換舊符?!筆剮履晷縷蟮拿婷蒼救恢繳?。古時的舊符就是如今的門畫和春聯。春聯,是春節重要的元素,火紅的春聯,飄出了人們的期盼,飄進了火紅的韻味和火熱的心。

  在我的記憶中,貼春聯是春節最隆重、虔誠和莊嚴的一件事了。

  鄰居是村里少有的文化人,寫的一手好字,過年給全村人寫春聯就成了他義不容辭的責任。早早地,他就備好紅紙,然后根據不同人家的需要裁剪成不同的條幅,寫上不同的內容。只見他將裁好的紅紙慢慢地、輕輕地鋪到桌子上,上下打量一番,在心里估摸著字的大小、行距,然后半躬著腰,左手按著紅紙,右手握著飽蘸墨汁的毛筆,龍飛鳳舞,一氣呵成,飄逸的行書就如同人的表情一般生動地印在紅紙上。他小心翼翼地拿起,貼近鼻子聞聞,聲情并茂地讀上一遍,才滿意地頷首微笑著把春聯放在一邊,開始書寫下一幅。陣陣墨香旋即飄來,讓一旁的我陶醉其中,總是忙不迭地幫忙把寫好的春聯放在一旁。當然,福字是必不可少的。他說:“福字里藏著一個人的福氣和對幸福的理解,一定要用心去寫?!彼吹母W稚裉饕?,能讓我隱隱感受到幸福在流淌。每寫完一個福字,他都要端祥一會兒,才慢慢地放下。一幅、兩幅……偌大的房間里,他屏息靜氣地寫,我樂此不疲地放,火紅的春聯猶如一條條火龍匍匐在地,也如鋪展的花朵在房間肆意綻放著。待春聯全部晾干后,他把右聯、左聯、橫幅等全部審核一遍后,心滿意足地把它們卷起來,用一根細細的紅帶子束好,并把一張寫有戶主名字的標簽插在帶子里,然后等待戶主來取。

  每年的大年三十上午是我家貼春聯的日子。早早地,媽媽就給我們分好工,她負責打漿糊,我們姐弟各司其責,共同把樓下、樓下所有房間的門窗擦洗干凈,再將老春聯撕下來。貌似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其實不然。每年的春聯都用漿糊細細地涂抹一遍,輕輕地粘上,用手再捋順一下,直到它熨貼得平平整整。貼好的春聯如一位小伙,英武健碩,盡心盡責地守護著一家人的進進出出,哪怕遭受風吹日曬雨淋,字跡漸漸褪色,也不改初始的那份堅守和信念。這就給撕春聯帶來了很大麻煩,一般都是從下往上開始撕,一次下來,大部分都還頑固地和墻壁廝守著。我們就只好提來一桶清水,用掃帚頭從上到下刷幾遍,待完全浸濕后,用手摳、用鋼絲球蹭……用盡十八般武藝,直到墻壁上干干凈凈的。整個程序下來,大概要花費兩個多小時。

  待萬事俱備后,貼春聯才算正式開始。父親把我拿回來的春聯,一幅一幅地讀一遍,然后告訴我大門、客廳、臥室、廚房、樓上、雜物間各貼哪幅,并讓我們把春聯依次放到各門邊。父親總是從客廳門開始貼,他拿起上聯,鄭重地放到門右邊的墻壁上比劃一番,然后用粉筆輕輕地畫出一道線,說就這樣吧!我為父親的謹慎小心感到不解,覺得太小題大做了,如今想來,做工程出身的父親真的是把認真、嚴謹落到了實際行動上,落到了生活的點點滴滴和方方面面了。貼下聯時,父親讓我站到遠處,看是高了還是低了,隨著我的指揮,他小心地平移著春聯的位置,直到自己滿意。接著,再貼橫幅。待春聯和橫幅貼好后,就是門畫了,他輕輕地把門關好,讓我用雙手拉著門鼻,他慢慢地將年畫貼上。待年畫平整后,才將門輕輕推開。

  依稀記得,那時的春聯內容很單調,客廳和大門基本是:戶納千祥祥云騰,門迎百福福星照;生意興隆通四海,財源茂盛達三江。廚房一般是:入廚先凈一雙手,上案切忌莫多言。當然了,院子里會貼上:出門見喜、滿院春光、勤儉節約、出入平安之類的,灶臺邊貼上:小心燈火;床頭貼上:身體健康!就連牲畜圈都會貼上:家畜興旺!在他樸素的意識里,新的一年,萬象更新,院里的一切和主人的生產、生活息息相關,它們也理所應當地要接到一份新春的祝福,讓喜氣久久縈繞!

  樓上樓下全部貼完后,父親會長長地出一口氣,然后讓我們從大門外開始,一幅一幅地念,有時遇上繁體字,我總被卡住,父親就啟發說:“不認識了?仔細揣摩揣摩,就能意會出是什么字了?”語文不是很好的我總要絞盡腦汁想老半天。后來為了不出丑,也為了不讓父親失望,鄰居再為我們寫春聯時,我總是格外用心,要一遍一遍地念,不認識的繁體字向鄰居請教,并認真記住。

  當春聯全部貼好后,父親會拿出一掛鞭炮,在院子里放一放,以示新的一年開始了。聽到鞭炮聲響后,我們就可以出去,到各家各戶去看看他們的春聯了,回來后還要對父親講一講,看誰記得多,理解得好。潛移默化中,我覺得春聯是一種文化,是書法、文學和鄉村鄉情、社會變遷的結合,一個個方塊字里,鑲嵌的是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對未來的向往;春聯,是傳統的習俗,也是一種傳承,是我們血脈里永不可或缺的精神符號。

  隨著時代的變遷,春聯的種類和內容也都在與時俱進著,鏤空的、鑲金的、帶花邊的……看得我們眼花繚亂。甚至很多單位也開始印制帶有本單位元素的春聯,贈送給客戶,以另一種形式宣傳本單位的企業文化。除了搞的比較火熱的春聯下鄉活動外,手寫的春聯已經漸行漸遠了,父親也永遠地走了。以后的春節里,貼春聯就成了我的頭等大事,每年春節,我指揮著弟弟、妹妹按部就班地干這干那。盡管印刷成品的春聯已經遠沒有那種獨有的墨香了,可是我依舊會一絲不茍地按照既定的程序去完成。這也許是懷念父親最好的方式吧!

  如今過年,已經不打漿糊,住在家屬樓的我也僅僅需要在大門外貼一幅春聯就即可,貼春聯似乎是幾分鐘就能搞定的。每每看到貼春聯的人漫不經心的樣子,我的心總是沒由來的一陣陣地疼。每年,我依舊會叫女兒把大門仔仔細細地擦干凈,用透明膠布把春聯端端正正地貼好,我念一遍,讓她接著再念一遍,讀著讀著,我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前的春節??墑?,那年、那月、那人、那情景……都哪里去了呢?也許唯有春聯才能讀懂那份深深的情結和懷戀吧!

我要評論
英大傳媒集團《國家電網報》編輯中心制作維護
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北京站西街19號英大傳媒大廈 郵政編碼:100005
京ICP證090153號 京ICP備10029476號-20
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(廣媒)字第173號
新出網證(京)字014號
京公網安備 110102000693(1)號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820號
國網安備 641224729